品牌策划、 创意设计、 执行为一体的综合性广告公司

OUR NEWS

 
设计分享从“坐”的生活开始 ——TOPYS 专访 Design Studio-S 创始人柴田文江
点击次数:48     更新时间:2016/03/17
 

在热闹非凡的东京六本木,我们去的时候工作室楼下正是熙来攘往的下午茶时刻。

穿过二楼的走廊,在柴田女士那一大片白色基调的Design Studio-S工作室内,却是分外的安静,刚才室外喧嚣的氛围也都神奇般地即刻退去。虽然拿过相当多的奖项,操刀不少产品与空间的设计,但在会客室内并没有刻意摆放什么,仅仅在会议桌旁书架下方展示着芬兰设计师Alvar Aalto的Aalto花瓶器皿,便又是全然的白色桌椅互相叠映着。

佛山广告设计

柴田文江一手创办了位于东京六本木的Design Studio-S工业设计工作室。经她操刀完成的产品领域非常广泛,从通讯设备、婴儿用品、家具以及家居产品等等。代表作包括为婴儿用品公司Combi开发的“Baby Label”系列、医疗器材公司Omron的“i-Temp”体温计。其中 “i-Temp”电子体温计曾荣获德国权威设计大奖iF Product Design Award金奖。诸如“Sweets”、“ZUTTO”以及一系列的移动电话的设计更多次赢得日本的Good Design Award。

因为家里是开工艺手工方面织物的工厂,儿童时期的柴田非常喜欢绘画和手作的东西,这一点跟长大之后的工作颇有相似之处,也是带领她走进设计领域的一个原因。


从TOSHIBA到Design Studio-S 

从刚刚进入专业到成长为专业内一名优秀的设计师,势必有一段重要的自我塑造期的经历,而对于柴田而言,TOSHIBA东芝设计中心的工作的经历便是令她一生难忘的经历,上世纪90年代,从武藏野美术大学毕业后,作为160人中的5位女性设计师之一,柴田文江加入日本东芝设计中心。谈起这段扎实的工作经历,柴田不止一次地强调对于这段工作经验的感激。

“我觉得自己是非常幸运的,能够有机会参与到一些全新的产品开发的项目,在参与这些项目期间,我能够在每个阶段积累到实践的经验,从市场调研阶段、头脑风暴出想法到设计概念稿变成设计模型原型再到实现机械化大生产,不得不说我真的非常幸运,能够在东芝公司学习到所有关于工业设计的基础知识。”

大量的工作内容,让柴田积攒到更多的工业设计的经验,却也付出了失去健康的代价。因为一直都有想要建立个人设计工作室来完成生产自己设计的产品的想法, 转换当时的工作方式后,1994年,柴田创立Design Studio-S。 
回顾Design Studio-S的创立,柴田一直计划将更多的精力专注在产品设计和工业设计的领域,一方面这是她曾经从事过的部分,例如她始终对大规模的工业设计产品抱有热情,另外一方面她也非常期待有机会与精通某个领域的手艺职人一起合作产品,而这个部分是不需要涉及电子科技的。
二十多年过去,Design Studio-S目前仍是一个6人小团队,工作的时候大家一起讨论所有的专案,尽量让所有人参与到所有项目中。整体的工作统筹依然由柴田来完成,全力确保项目的想法和设计的输出直到它最终转化为产品。

“这就意味着,如果我把整个项目从开始到最终投产的不同阶段划分为0到10的话,我经常需要注重0到1和9到10阶段的工作——话虽如此,有时候我也需要从阶段0工作到阶段3。”


MUJI 懒人沙发: 根植于席地而坐的自由

佛山广告设计

image©design studio-s koji miura

MUJI Beads Sofa(懒人沙发)在国内受到几乎所有年龄层人的喜爱,看上去是一件顺理成章的设计,其实与其他项目相比,Beads sofa的设计背景是比较特别的,属于MUJI与“空想生活”的合作项目。空想生活是一个以用户生活角度出发让企业和用户达到共识,通过各种提案的形式,让用户对这些概念产品进行投票,得到最高票数的设计就可以投入商品化生产的一个项目。

无印良品公司当时邀请多位设计师进行设计方案的构想。柴田也在被邀请之列,她对于“seated living”(坐想生活)的理解在于,大多数人日常使用的沙发搬运起来是不太方便的,尤其是放在电视机前面的,要搬动起来就不太容易,特别是像小孩子非常不喜欢这种不自由的感觉。进而诞生出还原自由的,轻快的无印良品的风格。

“所谓的自由,是一种‘坐’法的自由,你怎么坐都可以,其实就是把一件产品跟‘坐’的产品这两样东西给结合起来的设计思路。”

想法虽然如此,但是真的要去实践出来,还是颇费功夫的,虽然很早就接到项目设计的邀请,但到快到截稿的时候柴田仍然没有什么头绪,后来一个滂沱大雨的日子,闲来无事,便找出家里一个朋友送的一大包豆袋、几块布和一些针线,取出来一些填充物之后,就自顾自地缝起来,缝到一半布料不够用就只好先用一块绢料手帕做拼布,没想到原有的粗布和柔软的绢帕结合最后刚好达到想法中的大型坐垫的感觉——在日本人的生活中,席地而坐是长久以来的习惯,与其他家具相比,这样的坐垫不仅可以对人体的每个部位给以支撑和触觉的回应,而且确实让家具变的非常灵活。经过填充物改良之后,便是我们今天所购买到的beads sofa。

感叹这样的过程之余,柴田也再次强调出品这样的设计不可或缺的环境。
“如果没有MUJI‘空想生活’的项目也就不会有这个产品了,不同于其他产品,这是用户喜欢的产品,是针对用户的需求所做的一个设计。”


MUJI to relax 


 video © Ryohin Keikaku Co., Ltd. 

虽然并没有被列为柴田的代表作,确是最初见到的来自柴田文江的设计,体贴入微的设计就像是一见倾心的姑娘,那感觉总让人难以忘怀——时隔十余年,Beads sofa荣获Good Design Long Life Design Award / Japan(2014)

TOPYS:你好像一开始就很清楚用户需求,能针对这些需求进行设计。
柴田:换个角度来理解,对生活质量的追求,不也是在解决问题吗?
我们每个人的生活经验都会依照生活环境、年龄、阅历和经济状况的增长而发生变化,好比我年轻的时候倾向于买那些更加便利,用坏掉也就直接丢弃和废弃的东西,后来随着生活质量的变化,对产品的需求开始变的不同。
现在很多人对于整个社会和生活环境是有一些不满的,这需要产品设计师站在用户的角度来看待产品设计,这也有一份责任,我觉得这种责任是对于产品设计师来说最重要的部分。


OMRON 电子体温计:家庭用医疗器械和母亲的感觉

佛山广告设计佛山广告设计
image©design studio-s koji miura
‘MC-670’ Digital thermometer / OMRON
Good Design Award / Japan(2004)
iF Product Design Award, Gold Selection / Germany(2007)


“好设计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能从使用者的角度出发。”

体温计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再熟悉不过的生活物件,而接手到OMRON公司体温计设计需求的柴田,先想到的是以前的体温计,是根据水银体温计为基础的设计,检测体温的一端很细,所以考虑变成电子体温计的想法对现代生活来说更为便捷有效。

“体温计虽然是一款医疗产品,但是在人生病情绪低落时能给人一些温暖的感受是这个设计的想法的初衷。”

因为是家庭用医疗器械,比起医生的感觉,柴田希望表达出母亲的感觉——虽然是一个工业制品,却也是日常生活中使用的日常道具,应该要更加融入平常的生活,与生活的感觉更为息息相关。这是柴田很重视的部分,所以与一般工业设计的产品带来的冰冷感不同,她将体温计的造型整体去掉了所有锐利的边角,让液晶显示屏幕占有大部分的面积,侧面的造型使用左右对称的弧形曲面设计。

“我希望是一种柔软,温暖的感觉,也因为针对母亲这样的家庭角色,选取产品材料的时候有把预算因素(价格)也都有考量进去。”


TOPYS:纵观你所有的作品,从生活用品、医疗保健到移动电子设备,涉及大量不同的知识结构,你是如何观察学习的? 

柴田:其实我也是根据不同项目的需求来进行专门的针对性的知识的了解。做OMRON体温计的设计时,首先肯定还是要对体温计的基本构造有所了解,最好可以熟悉。在这个基础上再做设计——当然作为一个产品设计师,如能同技术人员一样具备高度的对于产品知识的熟悉度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所以,每当一个项目开始的时候,与具备大量专业知识的技术人员共同探讨与深入是必要的。
虽然各行业的设计需求既有复杂也有简洁的,但实际可以理解为是相同的——为了解决问题,设计无关简洁或是复杂,正如对于产品相关知识的了解与展开是设计必须的过程。


这不是个only one的时代,对于设计对象的思考更重要

自2006年开始,柴田文江便成为日本G-mark的评审之一,近十年的评审经验让她看到大量的作品和各种设计的可能性,也从每年的作品中也深切感受到整个社会的变化。过去是个大量生产的时代,产品设计师做一件产品可以解决掉一个问题的八成,但也因此无法做个体调查,只有求最大公约数。现在逐渐变成针对同样的问题,会聚集很多设计师,提供更多的方案,共同并且较为彻底解决问题这样一个趋势。

“Good Design Award”设计大奖由日本工业设计促进组织(Japan IndustrialDesign Promotion Organization,简称JIDPO)于1957年创立的奖项,屹今已有近50年的历史,中文称之为日本优良设计大奖。它是日本国内唯一综合性的设计评价与推荐制度(通称为G-mark),也是亚洲地区最具权威性及影响力的设计奖项,其代表性的G-Mark标志是优良设计产品的保证,广受全球消费者的肯定与认同。

“简单说,这不是个only one的时代,大量生产这一概念变革的时代已经来临,设计的执行能力依然必要,但对于设计对象的思考变得更重要。”

TOPYS:你如何看企业和用户之间的关系?
柴田:实际上因为有企业客户(client)才有用户(user)不是吗?站在设计师的角度,虽然是接受企业的委托做设计,但具备制造和利用美术力的是企业,设计师凭借自己的专业能力和企业需求的配合把结果传达给用户。
用户一方面需要优质的产品,一方面缺乏美术和设计的执行能力,作为设计师接受企业的委托,那么我们设计产品,制造产品就是把企业和用户这两者关系的融合,所以这两者关系不是对立而是统一的。
当然企业和用户的目的达不成共识也时常发生,但基本一点,企业始终是为了用户而制造产品的,通过多重的讨论,站在用户生活角度去寻找共识,才能实现他们的共通的目的。在这个时代,不去寻找与用户达到共识的产品,只要求设计师共同进步,制作好的设计的要求是无法成立的。


TOPYS:我们常常强调设计师对于消费者的洞察,您怎么理解“洞察”?
柴田:关于“洞察”这件事情,本身也是一种设计能力的意思,没有这种能力,也不能成为设计师。这种能力是从每天的生活中观察,想到和找到的,就像平时我在旅行中的思考,也算是对于这种洞察所做的准备,其实商业的需求和设计师是分不开的,也是因为这种随时准备的状态,商业的需求可以随时对应过来。

佛山广告设计

image©design studio-s koji miura

(柴田为KDDI公司设计的Sweets 系列移动电话——仔细观察平日我们使用的手机,大人和小孩子的手机并没有任何区别,小女孩手上拿的手机更像是借了爸爸的手机,这也促使柴田开始调查这些豆蔻年华的女孩子们喜欢什么,最后发现无论是那些喜欢涂果酱吃面包的或者给指甲涂上甲油模仿大人的小孩,都很喜欢点心——像是搭配着果冻和水果的砂糖点心一样的少女,正是Sweets的由来。)


TOPYS:说到旅行,你平时旅行的时候更关注哪些方面?
柴田:上礼拜去了德国和丹麦的哥本哈根,那真是聚集很多与生活相关美妙的国度。在这样国家中,作为一个产品设计师不禁会想应该做怎样的设计才好呢,或是置身于以做设计为目的方法以外的方式思考如何做设计会是怎样呢(笑)。
回到国内,日本本地也有很多印象深刻的旅行,但不只是旅行,像是在长崎这些地方,因为很喜欢有手作东西的地方,访问本地的职人,能够体验手作的旅行会比较喜欢。


TOPYS:设计这份工作最吸引你的是哪些方面?
柴田:大工业生产的便捷性让我们每日的生活都充满着新的可能性,所以越是在这样的时代和大环境中,我们越要谨慎于每一件新产品的制造——对于一件未知的产品,它会是一个怎样的设计,以及在我们将来的生活愿景中所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无疑是非常重要的思考过程,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设计如此具有挑战性,让我认为值得用一生的时间去思考这些事情。


编后记

黑川雅之先生在谈及日本的审美意识时,用“感觉的支配”来说明日本人审美的源头之一。杉本博司先生则认为日本人更擅长感性设计的思维方式——虽然这种感性正在丧失。

在谈及专业部分的时候,柴田女士的表情与声音,观点与表述都无法不让人从心底赞叹——那些我们感受到良好沟通性和关怀的设计,带给我们轻松和幸福,在这些产品的背后,设计师仍然需要回归到理性的逻辑推理,数据的分析调查。

以柴田来说,一方面注重产品带来的感性体验,另一方面又有系统的理性方法论支撑,这样的出品必然令消费者拍手称赞。

练就这两种能力,并在每一次出品中保持平衡,是设计师一生的功课。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路径可走,共勉吧。



——————————————————————————————————


#MindWalk对话日本#


2015年10月底,TOPYS MindWalk主题旅行日本站迎来第二次“触动”。这次为期8天的主题旅行围绕不同方面的日本设计而进行,笔者拜访了大黑大悟设计研究室、tha.ltd、佐藤卓设计事务所、色部義昭设计研究室、kigi、Design Studio-S、NUNO WORKS等机构,并与它们的创始人或负责人进行了深度交流。 #MindWalk对话日本#正是这些交流的整理与分享,将在TOPYS网站及微博微信平台陆续发布。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3/17  【打印此页】  【关闭


• contact us •


与我们为 • 为您之所想

佛山市顺德区勒流幸福路9号102

邮编:528322

品牌热线:15813666533

互联网+:18988548914

友情链接: 顺德风扇厂家 高力威机械 天匠集团 佛山广告公司 顺德包装设计 68设计师联盟 成都VI设计公司